疫情趋紧 德国柏林多处地标建筑关闭
来源:疫情趋紧 德国柏林多处地标建筑关闭发稿时间:2020-03-30 04:23:23


2019年9月23日凌晨,被害人李某某、刘某某等在重庆市南岸区响水路附近实施盗窃时,被甲某抓住,并移交给被告人王某、张某。

当天上午10时许,民警在被告人王某家中将其抓获,在王某的配合下,被告人张某被抓获,并解救了两被害人。

美国国内疫情严峻,目前累计病例已超过12万例,由于呼吸机等医用设备短缺问题严重,现在,美国工业巨头波音、福特、通用汽车等也要“被迫”加入到生产前述设备的队伍中……

而根据上述金华市卫健委3月29日的通报,在被确定为“无症状感染者”的次日,章某便出现了发热、咳嗽等症状,被诊断为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目前章某病情稳定,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与该病例同车接回的返金人员均已落实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无其他密切接触者。

对未成年人的法治教育永远在路上。父母是青少年法治教育最重要的责任人,有义务关爱孩子心理健康,引导孩子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无论家长还是学校,必须培养未成年人树立“侵害他人的权益,自己也会受到处罚”的观念,学会尊重法律依法规范自身行为。浙江省金华市卫健委3月29日上午通报新冠肺炎疫情,当地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例。该病例系德国汉堡大学留学生,3月20日从德国汉堡机场出发,多次转机至杭州,后被金华市转运车辆接回隔离。27日,其核酸检测呈现阳性,次日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

“扭送”是我国法律赋予公民在紧急情况下协助司法机关同犯罪作斗争的一种权利,但公民在抓住人犯后应当立即送交司法机关处理,不得擅自拘禁。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未经人民法院判决,对任何人不得确定有罪。此为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旨在保障犯罪嫌疑人的人权。在未经法院审判前,是否犯罪,只能靠推测,然而亲眼所见未必为实,如果仅仅据此赋予人人动用“私刑”惩罚犯罪嫌疑人的权力,很可能会造成冤假错案,侵害犯罪嫌疑人的人权,同时也会扰乱社会秩序,不符合法治社会的要求。所以,法律将判决犯罪嫌疑人有罪的权力赋予了人民法院,任何人不得动用“私刑”惩罚犯罪嫌疑人。

3月27日,嘉兴市卫健委通报,嘉兴市出现1例“境外输入关联本地确诊病例”。该病例为25岁男性,于3月21日从北京乘航班CA1716(座位号24J)到萧山机场,因天气原因,飞机上停留时间达8小时。当晚,由其母亲驾车接回海宁,22日中午自驾回老家温州扫墓,25日下午返回海宁,因发热、头痛、咳嗽至定点医院发热门诊就诊,次日确诊。

不得动用“私刑”惩罚嫌疑人

对于正在实施盗窃的犯罪嫌疑人,公民首先可以及时报警处理,其次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可采用合法行为将其制服,但在制服之后需及时扭送司法机关处理,不能动用“私刑”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殴打、侮辱、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等行为。对于制服犯罪嫌疑人之后所实施的不必要的殴打、侮辱、限制人身自由等行为同样构成犯罪。

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某、张某非法拘禁他人,在拘禁过程中殴打、侮辱被害人,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拘禁罪。虽然被害人存在盗窃的过错,但两被告人实施的侮辱等行为,严重侵害了被害人的合法权益;在控制住实施盗窃行为的两被害人后没有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私自拘禁、侮辱,构成非法拘禁罪。且两被告人系刚从看守所释放出来一个多月,便再次实施犯罪。综合以上因素最后判决:被告人王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被告人张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