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政府军收复伊德利卜省一战略重镇
来源:叙政府军收复伊德利卜省一战略重镇发稿时间:2020-03-29 08:09:06


在一份声明中,杰克称,“过去24小时,我出现了与新冠肺炎相关的轻度症状”,包括咳嗽和发烧,但目前尚未经过新冠病毒检测。杰克补充说:“根据医疗指导建议,我正在自我隔离,在家工作。”

如今,绝大多数地方的入境人员、留学生都是自费隔离,这种隔离属于疫情防控的刚性要求,被隔离人员其实是没有选择权利的,而所谓的价格也缺乏正常的市场博弈。

无论如何,曝光就是线索,涉及哪个城市、哪个部门都应该迅速行动,对涉事酒店的违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保障集中隔离人员的合法权益。在当下的疫情防控形势下,“自费隔离政策”虽然无可厚非,但这并不意味着酒店就能任性定价。

说到底,这不是生意,而是一种合作。当地政府既做出隔离要求,就应该完善后续保障;酒店既来了上门的生意,也应该提供高性价比的服务;入境人员有义务配合政府防疫措施,同时也有权利要求酒店提高服务水平。哪一方打破了这种平衡并因此破坏了“防疫大局”,都是严重的不负责任行为。【海外网3月28日|战疫全时区】据日本放送协会(NHK)28日报道,日本厚生劳动省和各地政府当天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28日新增1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日本国内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534例(包括乘坐日本政府包机回到日本国内的14人)。

无独有偶,在另外一则视频中,也有隔离在太原的留学生,曝光当地隔离酒店条件太差,例如酒店床单有破洞污渍、吃的馒头发霉等问题。

就如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工作人员所说,目前当地的隔离收费是归卫体局管还是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管理,还并没有一个明确统一的预案。也就是说,留学生都已经住进去了,但主管部门还没分配好工作。

这种无人监管的状态,就难免给一些缺乏道义的酒店随意收取高昂隔离费的空间,而最终“受伤”的则是被隔离的民众。

△英国保守党内阁成员、苏格兰事务大臣阿利斯特·杰克

而酒店这种收取1万元押金的行为,更是赤裸裸的“霸王条款”。如今在疫情期间,该酒店承接了隔离入境人员的业务,相关部门就更应该监督酒店秉持诚信经营、公平交易原则。否则,酒店干着政府的生意,还做出违规的行为,其实也是让当地政府跟着酒店“背锅”。

此外,“钻石公主”号邮轮确诊的乘客及乘务人员确诊712例,日本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2246人。